沈钰

沈姑娘

   披散着一头长发的沈姑娘抱着软软的被子坐在床上说着:


   “昨天是六月十六号,是个星期二,昨天下了很大的雨,打了很响的雷。今天是六月十七号,是个星期三,今天也下了很大的雨。今天中午喝了蜂蜜水,吃了牛肉饺子,下午的时候吐了,因为牛肉和蜂蜜相克,以后不能一起吃。”


   沈姑娘抱紧了被子把脑袋靠在床头,脑子里那些嗡嗡吵个不停的声音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伸手摸到了床头柜上的杯子,拿过来放到嘴边刚想喝,一股恶心的感觉却涌了上来。


   “不能喝蜂蜜水。”


   沈姑娘嘀咕着把杯子放了回去。


   在床上坐了一会儿,沈姑娘觉得挺无聊的,拿起杯子起身去厨房,把那杯罪恶的蜂蜜水一股脑倒进了水槽里,激起来的蜂蜜味儿害得沈姑娘胃里又难受了一会儿。


   重新倒了杯热水,沈姑娘一边喝一边走回房间。经过客厅的时候沈姑娘愣了愣神,突然又开始嘀咕。

   “我的胃不是很好,每天早晚要喝一碗中药,药每周周日晚上熬好放在冰箱从下往上数的第三个格子里,是几个陶瓷碗”


   嘀咕完,沈姑娘又回到厨房放下杯子打开冰箱,拿出了一个陶瓷碗放进蒸笼里。


   “蒸锅里要放两碗水,烧开以后再热五分钟”


   端着药碗拿着杯子的沈姑娘回到了房间。慢吞吞喝完了药,沈姑娘把药碗放在床头,舔了舔沾了点药汁的嘴唇。


   长发的姑娘在床上躺下盖好了被子,习惯性的十指交叉放在胸前。


   “明天起来要把床头的碗洗掉,明天早上要去接妹妹来我家住,明天中午要带她去附近的超市买M豆吃。”


   “晚安沈姑娘”这是她这天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

沈姑娘有着好看的样貌,人人羡慕的好身材,一头及腰的长发,唯一欠缺的是沈姑娘没有个好记性。


晚安我美丽的姑娘。


就算是一句无关紧要的话,语气不一样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,就像是说能不能请你换个头像?和能不能换个头像!连标点不一样,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,二次和三次不一样,三次里不存在标点这种东西,二次有,所以,口气小心点,不然就是被人喷